热门搜索毕业论文 护理毕业论文 研究生毕业论文 电子商务论文 本科毕业论文 论文参考文献 中国经济论文

论文网 > 文化论文 > 历史学论文

解读历史语言研究所与“科学/,东方学之正统在中国”

发布时间:2017-08-25编辑:毕业论文

 

  1927年、1929年,王国维、梁启超先后谢世,标志着20世纪初兴起的“新史学”告一段落。两人所代表的“新史学”两大基本路向,以更新的方式取得长足发展。梁启超所代表的路向,以史学与现实紧密结合,出现以唯物史观为指导研究中国历史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群体。王国维所代表的路向,以史学与新史料相结合,出现以保存史料、研究史料为旨归的历史语言研究所团队。当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群体与历史语言研究所团队成为20世纪前半纪史学两大主干之际,却遭到了某些玩弄“历史哲学”名词者的否定,说“中国学术界到了今天应当设法在五四以来二十年间所承受自欧西的‘经验事实’与‘辩证革命’的两派圈套外,另谋开辟一条新途径”①。“辩证革命”出于政治原因姑且不论,欧西“经验事实”实即针对历史语言研究所办所方针,说什么“竟有人主张‘近代最初设想,两年内设立九组。历史五组:文籍考订、史料征集、考古、人类及民物、比较艺术。语言四组:汉语、西南语、中亚西亚语、语言学。1929年迁北平后,正式设历史、语言、考古三组,分别以陈寅烙、赵元任、李济为主任。

  1. 最能体现“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精神的考古组

  1937年12月14日考古组在长沙清溪阁二楼举行离别宴,参加者有李济、董作宾、梁思永、刘凡、李景耽、李光宇、石璋如、王湘、祁延需、胡福林、高去寻、潘意、杨延宾以及魏喜臣、胡占奎、王文林、李连青,被视为是考古组“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国仇组J限终身难忘”⑥。刘凡,赴延安后改名尹达。胡福林,即胡厚宣。 《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明确写道:“我们最注意的是求新材料,第一步想沿京汉路,安阳至易州,安阳殷墟以前盗出之物并非彻底发掘,易州、邯郸又是燕赵故都,这一带又是卫邺故域。这些地方我们既颇知其富有,又容易达到的,现在已着手调查及布置,河南军事少静止,便结队前去。第二步是洛阳一带,将来一步一步的西去,到中央亚细亚各地,就脱了纯中国材料之范围了。为这一些工作及随时搜集之方便,我们想在洛阳或西安,敦煌或吐鲁蕃、疏勒,设几个工作站,有志者事竟成!”

  在设想的“求新材料”的发掘中,以殷墟发掘成就最为瞩目。1928年秋至1937年夏的15次发掘,系指殷代王都即小屯村发掘12次,殷代王陵侯家庄西北冈发掘3次。此外,殷都近郊遗址发掘,后冈4次,大司空村、四盘磨各2次,侯家庄南地、侯家庄高井台子、武官南霸台、武官四面碑、秋口同乐寨、范家庄、王裕口及霍家小庄各1次。

  殷墟以外,与河南省联合组成河南古迹研究会,先后在浚县辛村发掘4次,在浚县刘庄、大责店,山彪县,辉县琉璃阁、毡匠屯、固维村,巩县塌郭沫若在甲骨文、金文研究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与《历史语言研究所之旨趣》“能充量的辨别着去用一切材料,如金文、甲骨文等,因而成就的文字学,乃是科学的研究”的宗旨完全吻合,所以才被傅斯年列入考古与美术史领域“提名中不位虑了的”名单,并在《院士候选人提名表》“被提名人资格之说明”一栏写着:“郭君研究两周金文以年代与国别为条贯”,‘淇于殷商卜辞,分别排比,尤能自成体系,其所创获,更不限于一字一词之考订,殆现代治考古学之最能以新资料征史者,合乎第一项之规定。”这样,郭沫若才与考古组李济、梁思永、董作宾一道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彦堂区其时代,鼎堂发其辞例”,使甲骨学的发展由草创迈向成熟,并预示着后来推进的基本趋势。

  2.“扩张研究材料、扩张研究工具”的历史组

  历史语言研究所十七年(1928)年度报告规定,迁移北平之后,“史学各方面以及文籍校订等属之’第一组,主要工作三项:一是编定藏文籍敦煌卷子金石书等目录,二是整理明清内阁大库档案,三是研究历史上各项问题,以材料定研究对象:以甲骨文金文为研究上古史的对象;以敦煌材料及其他中央亚细亚近年出现之材料,为研究中古史的对象;以明清档案为研究近代史的对象。⑩这一规定,确定了历史组的基本研究路向,也确定了中国古代史研究的基本路向。

  (1编定藏文籍敦煌卷子金石书等目录,以编定敦煌卷子目录成就为最,以敦煌学研究成就最著。1929年春邀陈垣“重理旧稿,删其复出,补其漏载,正其误考”,至1930年3月完成《敦煌劫余录》,作为历史语言研究所专刊刊行。“总目”依佛经种次汇编,排成目录,并在每经之下记其所有卷子数目。“正录”13峡,依“总目”著录的卷子数目,按佛经目次,先记每卷起讫、纸数、行数、品第,并在附记内连录题记,兼及残缺情况。“正录”著录佛经、律、论、杂文 396种,道经9种,摩尼教经1种,共计8527卷。“续考诸经”1峡,著录86种,为周叔迎从失名诸经中陆续考出者。又著录“侯考诸经”66种。 陈寅烙为之序,强调《敦煌劫余录》“诚治敦煌学者不可缺之工具”,提出作“敦煌学之预流”的希望:“今后斯录既出,国人获兹凭藉,宜益能取用材料以研求问题,勉作敦煌学之预流。庶几内可以不负此历劫仅存之国宝,外有以襄进世界之学术于将来。’,④此间,陈寅烙所撰专论敦煌经卷者多达12篇。经过各界“预流”和多方努力,至1944年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敦煌学研究的两个基本方面—文书研究和艺术研究齐头并进。尽管当时未能改变‘墩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状况,但“敦煌学之正统在中国”的理念却未间断。

  (2攻购明清档案,整理明清档案,是历史语言研究所成立之初的一项重要工作。 1928年春马衡致函傅斯年,请设法筹款收购内阁档案。接受陈寅烙建议,傅斯年致函蔡元培,以“其中无尽宝藏。……此后《明史》改修,《清史)Y}}纂,此为第一种有价值之材料”,“昨日适之、寅烙两先生谈,坚谓此事如任其失落,实文化学术上之大损失,明史、清史,恐因而搁笔,且亦国家甚不荣誉之事也。··…此实非一浪费不急之事也’,@。1929年9月组建明清史料编刊委员会,陈寅烙、朱希祖、陈垣、傅斯年、徐中舒为委员,总其整理编辑之事。自1930年9月至1948年迁台之前,先后编成甲、乙、丙、丁四编,每编10册,共40册。甲编1930年7月至1931年7月出版;乙编1936年6月出版;丙编1936年11月出版;丁编1948年交上海商务印书馆,1951年改由中国

  3.西夏研究

  西夏研究在语言组,1929年至1933年是语言组西夏研究成绩最为突出的四年。 自王静如《西夏文汉藏译音释略》在《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二分发表,西夏研究一直为傅斯年所关注,先看傅斯年所写年度报告。十九年(1930年度报告最详尽,几乎逐月报告:三月王静如“成《西夏文汉藏译音释略》‘篇,以西北方音,唐末日译汉音,《广韵》至《中原音韵》之分合论证西夏掌中珠汉译音质而较其藏译残文,条理俱合,足明西夏音及宋代西北方音之涯略。盖欲作西夏语与印支语族比较研究,必先明其音质,此其初步也”。四月王静如“研究西夏文《光明最胜王经》,先考其刊印及组织。已定其为西夏仁宗乾枯年重造,经前有冥报传,序为兰山慧觉集,二者内地久付阀如,惟今日敦煌写经及突厥、吐蕃译经始见之,方译其传”。五月王静如“成价可西字藏精雕版考》‘篇。考订北平图书馆西夏文藏经雕印之源流及其与番僧管主人之关系;复较于闽、粤、浙、杭诸版风尚之不同,明其刻本之时代,探芳号之异于宋、元,定其依乎盛教标目”。六月“王静如成《西夏番汉合时掌中珠补》一篇,据俄人N kolas Nevsky所获照片以补罗本缺遗,版本考订除己意外兼采日人所论,并拟举新见之字加以考释,先付油印,以求教正”。十月“王静如拟集近年来本人研究西夏语史诸论文汇为《西夏研究》专干日,其第一号现正计划印刷,约12月初出版,要目为:(1 )《河西字藏经雕版考》《新见西夏官印考释》。(3 )《西夏国名考众(4 )东汉西南夷白狼王慕化诗歌译证》与西夏西藏语之比较研究)。(5 )牺夏民族语言与夏国史料》败定稿)”④。十九年年度总报告第四章研究之经过,有“王静如于本年内开始作西夏文金光明经全部之考释,约计下年度内可完成;又据中国古音发音部位不同之谐声字,与西藏、逞罗等语比较,以测拟上古复辅音之可能,关于西夏之研究,已编成为《西夏专刊》,第一期于本年内编成”。十九年年度总报告第七章“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博物馆筹备处十九年度报告”,增加物品总数一节有西夏官印拓本和王静如考释:“印背所凿文字为:大庆三年,即西夏仁宗之大庆三年也。若其纽上夏字,即是:‘弥’字,亦即元史中之‘于弥’或‘乌弥’,是为夏国自称之族或国名。”“各方研究状况”一节,介绍“国内人士研究文字。

  这种“肯把他们的一生消耗到这些不生利的事物上”的为学术而学术的研究,虽然称不了“什么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却实现了“科学的东方学之正统在中国”的初衷,比起那些想要“建立一个系统整然的历史哲学”,想让史学成为“阐天地造化,握人生国家社会枢纽的全体之学”而最终一无所成、被证明是在搞“骗人的把戏”的“空论”来,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历史功绩不可磨灭!

热点排行
推荐阅读

崔进论文网提供最新的毕业论文题目, 毕业论文 开题报告毕业论文致谢词、 毕业论文答辩、 毕业论文写作格式、 毕业论文参考文献等。 同时也为大学生提供优质最全的各种专业的毕业论文范文毕业感言毕业留言毕业赠言等。

崔进论文网有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崔进论文网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冀ICP备18024747号-2